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官方微信

  • 大眾網官方微博

  •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山東頻道>山東新聞
首頁>山東頻道>山東新聞

文化觀察丨京劇,以“圈粉”突圍?

2021

05/08
來源:

大眾報業·大眾日報

作者:

田可新

手機查看

  “小冬皇”王珮瑜攜“清音會”亮相泉城,帶來一場京劇饕餮盛宴——

  京劇,以“圈粉”突圍?

  5月2日晚,一場主題為“老生常談”的京劇“清音會”,在山東省會大劇院歌劇廳舉行,成為省城節日文化的一件盛事。

  之所以引人關注,一在于演出的“角兒”:宗余派,年少時就享有“小冬皇”美譽、如今更有“菊壇第一女老生”之稱的王珮瑜。

  也因為此次“清音會”的別具一格:其以“小型沙龍”的形式,對傳統骨子老戲進行令人意想不到的呈現,刷新了圈內圈外人對京劇的認知。

  一場演出,使老戲迷享受到一場京戲的饕餮盛宴,也在年輕人中為京劇“圈新粉”,收獲滿滿。在京劇發展尚處困境、業內外關于“振興京劇”爭議不斷的當下,這樣一位探索“傳統文化融合創新”的代表人物打造的“另類”的“清音會”,也為我們探討“京劇該如何突圍”,提供了難得的視角。

  “90分鐘讀懂老生”

  這是在其他京劇專場演唱會上見不到的“秀”:一張長桌,一盞茶水,筆墨紙硯備上,就是全部的“置景”,清雅的儀式感滿滿。刪繁就簡下,其包裹的內容卻極為豐富,有余韻悠長的行腔,有娓娓道來的清談,還有逗趣的“現掛”和互動。

  所謂“清音會”,其實是清末民初的“清音桌”的變體:那時候一些京劇名家和名票的演出,清唱、不扮戲、不著戲袍,依現場的情況定制戲碼。王珮瑜和她的團隊把絕跡于舞臺的“清音桌”又拾了起來,最初就是想與觀眾多多產生交流。觀眾聽煩了,就來一段脫口秀調節氣氛,沒的說了,就亮個嗓子唱一段,如此這般,既能有效地緩解觀眾的審美疲勞,又讓劇場成為一個具有社交屬性的藝術空間。

  核心當然還在“唱”。一襲素衣的王珮瑜,目光如炬,用清醇味厚、古樸雋永的嗓音,演繹了《定軍山》《朱砂痣》《魚腸劍》《捉放曹》《空城計》《坐宮》等8段譚余一脈流傳逾百年、群眾耳熟能詳的經典,令眾多戲迷大呼過癮,紛紛為其“恬淡雍容,內涵筋骨”的演出境界所折服。

  而“談”,則是“清音會”的最大的創新點:所包含幾章內容,均由“話白”開頭,結合大屏幕上閃現的圖文,介紹“老生藝術的發展”“腔體”“板式”等等,旨在“讓觀眾90分鐘讀懂京劇(老生),90分鐘聽懂京劇(老生)”。“過去,看戲的大部分是中老年,大家就是帶著自己兒時對于京劇的認知、印象,在劇場里面找一種情感的共鳴。當下有很多新戲迷、新觀眾,不僅僅只屬于京劇劇場,可能也聽交響樂,看芭蕾舞。京劇作為這些新觀眾的菜單之一,需要我們這一代演員在表演的過程中、演出前后作些推廣,現在已經是標準動作。”王珮瑜說。

  既然“互動”是清音會的核心追求,那就體現在方方面面。“清音會”中引入的“直播”和“彈幕”也是匠心獨運:人們實時看到演員在后臺化妝、扮戲,也可以通過彈幕將自己的評價傳送到屏幕上——“我從天津追到濟南,就等著您今晚的《捉放曹》”“嗨,瑜老板,我在17排6座”“我今年大二,能這么近距離看您,太激動了”……“彈幕其實就是‘叫好’的另外一種表達。今天我們還有很多不同的途徑和平臺,讓大家來抒發自己看戲觀劇的感受,彈幕就是非常好的方式。觀眾在看京劇的時候,想什么時候叫好就什么時候叫好,尤其是看我的戲,百無禁忌。我在現場教大家該怎么叫好,一定會讓你覺得京劇離我們非常近,是非常有趣的、互動性非常強的藝術。”王珮瑜說。

  抖音號粉絲過200萬

  以“清音會”形式推廣京劇,王珮瑜做了超過10年。她常說,國人分為兩種,一種是喜歡京劇的,一種是還不知道自己喜歡京劇的,她的作用,就是“喚起大家對京劇的喜愛”。

  “清音會”的成功,正在于盡量拉近與觀眾的審美距離:比如在王珮瑜的“包裝”下,京劇甚至還能符合人們“快消費”的“口味”。整場演出,集合幾段最經典的老生唱段,最長時長100多分鐘,遠遠不及動輒兩三個小時的全本傳統戲。如今,“清音會”已去過北京、上海、杭州、廣州、重慶、成都等地,從最初300座的小劇場,演到了1800人的場地一票難求,很多年輕人去“二刷”“三刷”。值得一提的是,經過前期的策劃和網上教學,在京、滬兩地的演出中,實現了全場1000多人合唱《空城計》選段,這讓所有的參與者都倍受震撼和感動。“在以前想都不敢想。京劇不再是只有上一代才喜好的藝術,是能夠與當下年輕人產生更多鏈接的。”她說。

  “京劇是‘跨界’的鼻祖。京劇在當年能有那樣的輝煌,就是把‘跨界’做好了。它‘跨’的是秦腔、昆曲、梆子、漢劇、徽劇。”——在這樣的理念下,近年來,王珮瑜借助多種手段,在舞臺外做了很多京劇藝術當代傳播的工作,不少是在“跨界”。她“玩”京劇“混搭”吉他,電音里穿插了原汁原味的《空城計》;在“奇葩大會”搞現場教學,讓全場跟著“驚提”“怒沉”“喜展眉”;還在綜藝節目里同虛擬人物洛天依合唱《但愿人長久》……就算是唱歌,她也會在節目中“見縫插針”地講京劇的“知識點”。在抖音上,王珮瑜15秒演示老生高興時如何開懷大笑,開設“秒懂京劇”專題,告訴大家什么叫西皮二黃,“云遮月”是什么嗓音。“開了腦洞”的推廣,讓京劇破了“次元壁”。

  盡管王珮瑜自己一直覺得這種“跨界”還“算不上成功”,但在“流量娛樂”當道的今天,王珮瑜的“流量增量”在穩步上升:她的抖音號粉絲也已有200多萬,“笑出國粹范兒”的視頻曾在2000萬人中傳播,掀起過一陣模仿熱潮。王珮瑜在喜馬拉雅音頻APP開設的付費課程,截至目前已有400萬次的收聽量、4萬多的訂閱用戶。

  “綜藝是手段,傳播京劇是目的。我們確實發現,這些探索讓很多人認識了王珮瑜等一些京劇演員,會從喜歡我們,再慢慢地去留意在我們身后有京劇這樣美好的藝術。”王珮瑜表示。如今的她,在被稱作“傳統文化下的時尚偶像”的同時,也確實在“通過演員這個媒介讓大家認識京劇”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需要更多“王珮瑜”

  當下的京劇市場,其整體畢竟還是處于受眾少、市場占有率小的困境中。墨守成規,怯于求變;形式繁復冗長,令年輕人難以接受,造成了其在互聯網時代的曲高和寡,地位尷尬。這也使得“王珮瑜”們的探索,更引發我們對京劇究竟能否振興更多的關注與思考。

  京劇振興能否走通,取決于能否通過創新,在遵循自身藝術規律的前提下吸收新的、現代的審美元素和藝術觀念。回顧歷史,京劇其實具備創新的“基因”和“血脈”。戲曲本身就吸收融合了詩歌、音樂、舞蹈、美術、武術等各種文化藝術精華,展現著獨特的中華審美風范。當年,更是因徽班大膽借鑒、吸收別的劇種,這門經典藝術才得以誕生。在此后的發展中,不斷的變革成為京劇前進的不竭動力。比如,梅蘭芳大師在化妝、唱腔、調式、服裝等方面都進行過改良。他將京劇的技術和思想兩方面分開改革,拓展藝術“移步不換形”的絕妙方法,就此推動了京劇大發展。

  放眼當下,同為傳統藝術,民間相聲團體的做法、從藝者的努力,也值得借鑒。他們挖掘大量的傳統作品,用“新瓶”裝“舊酒”,再融入個人風格,讓老作品實現時演時新,激活了一池春水,傳統相聲重獲生機。從這個角度看,“王珮瑜”們也許還需要更具顛覆性的嘗試和努力。

  但從另一方面講,實現京劇的創新,首先需要的不是坐而論道,而是真正的躬身以行——王珮瑜最大的價值,也許正在于此。事實上,對王珮瑜的努力,在業界也不乏批評聲。有人認為,頻頻亮相,削弱了“角兒”的“神秘感”,還有人批評,不斷跨界創新,就是“不務正業”。相對于京劇本身的缺乏變革,這種固步自封的觀點,也許才是真正的癥結。“我覺得,重要的是把過去的傷痛帶來的很多遺憾,變成資源、變成資本,變成今天繼續出發的一個理由,而不是一直追憶過去的輝煌,或者徘徊在曾經的傷痛里,那沒有任何意義。今天有很多的京劇從業者都在做著力所能及的努力,多少戲曲和京劇昆曲的主播在新媒體平臺上想盡各種辦法去獲取流量和關注,難道不值得尊重嗎?”王珮瑜說。

  顯然,不管京劇能否重振雄風,但帶京劇突圍,眼下最需要的是王珮瑜這樣的“行動派”。越來越多的“王珮瑜”屑于、樂于、敢于“破圈”突圍,才是求解答案的前提。

責任編輯:王樂雙

相關推薦 換一換
好男人资源视频-好男人资源-有人有片资源吗免费的